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口述:突然爱上二十年前的女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3 23:42:35  

精彩导读:20年来,李姚设想了无数次和欣重逢的画面,却未曾想到会是如此:相隔千山万水,透过小小的摄像头,看着彼此青春不再的脸。20年的时光流逝,他对欣的愧疚堆积如山。再次见面,本想补偿她,未料却可能再次伤害了她……

■讲述人:李姚

■性别:男

■年龄:39岁

■职业:铁路职工

■讲述方式:电话

印象:从没哪个讲述人比李姚发的短信长,记者不断删除旧短信,还是有很多显示不出来。李姚只有中午有空,记者打电话过去,他的话并不如短信那么多,甚至有问才有答。在他的叙述中,郁结了20年的心事如同沸水中的茶叶,缓缓展开,显出当初的脉络……

12岁 猛烈追求

那个爱笑的女孩

18岁 她成了

我的众多女友之一19岁 她带着

伤痕累累的心消失了39岁 她知道

电话的另一端是我后半生

我想好好爱她一次

20年来,我设想了无数次和欣重逢的画面,却未曾想到会是如此。我们相隔千山万水,透过小小的摄像头,看着彼此青春不再的脸。画面有些模糊,这样也许更好,可以掩盖让人神伤的皱纹和初显松弛的面容。

20年的时光流逝,我对欣的愧疚堆积如山。再次见面,我本想补偿她,未料却可能再次伤害了她。我睡不踏实,夜夜做梦,梦里有我,有欣,以及我张狂、轻佻、懵懂、无奈、自傲的青春。

12岁的初秋,第一次注意到欣。当时我上初一,那天下午学校组织大扫除。我们男生挥舞着扫帚展开“大战”。一个娇小的女孩提着水桶经过,被我们撞倒了,水洒在了她的蓝色布裙上。我们只是哄堂大笑,继续“战斗”。那个女孩气得直哭,一边抹眼泪一边跺着脚大骂我们。这让我觉得更加可笑了,也因此记住了那个叫欣的女生。

欣眼睛很大,留着齐耳短发,爱说爱笑,特别活泼。我开始猛烈追求她。说是猛烈,也比不上现在小孩子的大胆,但是在当时男女生都要划三八线、根本不说话的情况下,我的做法已经足够出格了。

我偷偷写了情书放在她抽屉里,晚自习后总是约她到操场去散步。我们当时都住校,每周回家一次,我们在不同的村,我要送她,她坚决拒绝了。对我的态度也比较冷淡,最好的时候也只是在操场上的乒乓球台边跟我谈谈心,说说话。

转眼毕业了,我们俩都没考上高中,需要回各自的村子复读。漫长的暑假里,我特别想她,跑到她那个村子去找她。

在学校里,她没有出来,她妈妈倒出来了。她妈妈在那里当老师,问我有什么事。我慌乱中拿出一本书,说是来送书的。

之后我又去找过她一次,她出来了,给我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当心三兄长”。她转身走了,我想也许她是担心她的三个哥哥知道有人纠缠妹妹,会出来算账吧。

18岁 她成了

我的众多女友之一

我复读了一年后,考上了乡里的高中。我人长得不错,篮球打得很棒,书法很好,还在文学社里兼任社长和主编。可谓是众星捧月,轰动一时,完全是全校的明星。走到哪里都有女孩追随的目光。我整个人也飘飘然起来,每日忙于迎接繁杂事务和众人恭维,早就把欣忘到了脑后。

高二的一天晚饭后,我在校园闲逛,迎面碰上了欣。我说:你也来了。她说:是啊。我们再没多的话,擦肩而过了。晚自习后,有人喊我,我出门一看,是欣,愣了一下。欣说:我们出去谈会,好吗。

我犹豫了一下,跟她到了校外。小路上行人稀少,只有昏暗的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长又变短。她有些支支吾吾,终于还是说出了口,她说,她一直深深地喜欢着我。这句话太突然,我没有任何反应。她又说,她妈妈也同意了,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,可以交往。原来初中时对我态度冷淡,只是克制着,怕影响学习。

我当时已经有女朋友,不止一个。而且只一年多的时间,我一下窜高到了1米75,而她一如既往,仍然只有1米5多点吧,虽然她仍然很漂亮,可是我的眼光却不同以往了,看不上她了。我就戏弄她说:我妈同意了,我爸也同意了。顿了顿又说,可就是我不同意。

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,瞬间滚下大颗大颗的眼泪。我知道自己太过分了,赶紧改口说,我跟你开个玩笑,其实我也很喜欢你,要不以前怎么会苦苦追求你。

欣又笑了,笑得那么天真。

从此之后,欣也成了我的女友之一。

19岁 她带着

伤痕累累的心消失了

其实我不大在意欣,即使是向她要钱时也不例外。

我的父母全都是种地的,而欣的母亲是教师,父亲是医生,还在外面开着个诊所。欣兄妹四个,她是唯一的姑娘,可谓三千宠爱在一身。物质上自然也宽裕。

我们当时都从家里背面粉,拿到学校换米饭、馒头和面条。菜就要自己出钱打了,我家每个月给我五块钱伙食费。省着点花,也够了。可是我这个人重朋友,好面子,大手大脚的。因此不到月底就没钱了。

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找欣借。说是借,只是为了照顾自尊心罢了。欣也知道我是没能力还的。欣几乎有求必应。我更得寸进尺了,直接让她向家里要更多的生活费,专门用来周济我。

有一次晚自习后,我饿了,问欣要五块钱。她说只有三块钱,我以为她不给,一生气说,今后谁也别理谁,扬长而去。留下欣一个人默默落泪。

几天后,我吆五喝六地请了四五个哥们一起下馆子,把欣也叫上了。我们点了菜,还要了酒,推杯换盏地大吃大喝。风卷残云之后,我对欣一扬下巴说,你去结账。天知道,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。欣去了,没有一点怨恨,甚至还为我们的亲密关系而高兴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和一个漂亮的女孩从欣身边经过,她的表情很复杂。尴尬、无奈、伤心、迷茫……那之后,我再没见到她。

忽然有一天,想起来,跑去问她的好朋友,那个女孩对我没有一点好气,说她跟着哥哥到外地去了。

我曾经看过欣的日记,她在日记中说把我当弟弟一样看待。也许她早就知道我对她并非真心,也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,因此这样安慰自己。

那是高三的冬天,我第一次因为欣而难过。我知道她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,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,一点线索都没留下。

39岁 她知道

电话的另一端是我

我复读了两年,仍然没考上大学。之后按部就班地参加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。妻子很温柔很漂亮,儿子今年也上高一了,是个美满幸福的家庭。

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在社会上摸爬滚打,看多了世态炎凉,经历明枪暗箭,我对欣的愧疚也越发清晰,悔恨如野草般疯长,想找到她的愿望越来越迫切。

恰好我妻子有个女朋友,娘家和欣是一个村的。我就让妻子帮我打听一下。我和欣的事对妻子讲了,她还经常说很想见见那个好心的姑娘。我让妻子来做这件事,是为了消除她的顾虑。如果她确实不愿意和我们取得联系,那也就算了。

但是,两个月前,妻子帮我找到了欣的手机号码。我想了很久,发了条长长的短信,感谢她在学生时代对我的照顾。她问我是哪位,我跟她玩起了捉迷藏,我们相互打趣。几番来回后,欣说:你再不说,我就去睡觉了。我说:你睡吧,让周公告诉你。

过了一会,欣将电话打过来了。她说:是你吗?我说:是。她说:我一开始就知道。

我们讲起当年的事,经过20多年的岁月,当年的迷雾散去,谜底一点点清晰起来。她说比我晚一年上高中,是因为妈妈病了一年,她一直在家照顾。当初也并非不辞而别,只是哥哥忽然来接她,让她去上外地的一个技校,她甚至来不及告诉我。

我们也讲起这么多年来各自的经历,她如今在河南的一个水电站上班,和丈夫同一个单位,孩子上六年级了。她很知足。

后半生

我想好好爱她一次

自从与欣联系上之后,我就频繁地给她发短信。有一天晚上,我问她丈夫在家吗,我很想和她丈夫通电话。因为我总是这样与她联系,似乎不太好,跟她丈夫正大光明地谈一下,倒可以消除误会。欣犹豫了一下说,还是算了,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我的妻子倒是给她打过两次电话,她们交谈得很愉快。

但是前两天,我给妻子发短信,她没回。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有欣陪你聊天就够了。我知道,她吃醋了。

接着,欣也急了。她说丈夫一直在追问她的短信,她没法解释。我说,你怎么不早说?她说:不想伤你的心,其实我以前没爱过你,现在也不会爱你。当时我们正在视频,她说这话时不敢看我。

其实她这样做,只是想让我放下包袱,让我知道我并不欠她什么。可是我知道,她说的是假话。但是为了她考虑,我停止了频繁的短信问候。

我已经忍了一个月没跟她联系了,但是说实话,每天我都想着她。我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:好好地爱她一次。

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甚至对她的补偿会变成又一次的伤害。可是我被这个想法折磨着,无法自拔……

文中人物均为化名

总有那么一个朋友,想念得抓心挠肝,却找不出一个与他联系的理由。

总有那么一个知己,和你如同两条平行线,如此靠近,却永不相交。

总有那么一个网友,偶尔通次电话,说些不相干的人,不相干的事。心知肚明的情愫,始终无法出口。

总有那么一个人,无法相见,却让我们在午夜梦回时,心生柔情。

总有那么一种爱,有着同样乍然相见的喜悦和依依不舍的眷恋,但终究有缘无分。短暂聚首、长长别离,任由尘世间的约束将彼此隔离。

那些花儿,只是路过我们的世界,你有你的归宿,她有她的方向。多年后,仍能轻轻问一声:好吗?就是最珍贵的人间情分了。再作他求,就是私念了。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